紧急封杀华裔病毒专家,美国蓄意传播埃博拉病毒剑指中国!

2019-10-09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援引加拿大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14号加拿大情报机构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理由是“违反相关条款”。  

此事件是近期发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重点在于两个方面:     

首先,被带走的邱香果夫妇极其学生组成的研究团队隶属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这是加拿大全国唯一一个P4级别的生化实验室,生化实验室根据传染病的传染性和危害性以及实验室生物安全环境的不同,国际上将其分为P1、P2、P3和P4共四个生物安全等级,第四级即P4实验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级,可有效阻止传染性病原体释放到环境中,同时为研究人员研究危险微生物提供安全保证。P4生化实验室就是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病原体的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高级别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实验室,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够研究包括埃博拉、尼巴病毒、非典在内第四级危害群微生物的高等级生化实验室。

上图为埃博拉病毒

其次,被带走的邱香果夫妇又是什么人呢?邱香果,女,河北河间人,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P4级病原疫苗与治疗研究室主任,终身研究员,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Manitoba)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致力于特殊病原体致病与传播机制及疫苗和治疗性抗体的研究。尤其在埃博拉、马尔堡、拉沙热等烈性人畜共患病的疫苗和抗体研究方面成绩突出。 

据加拿大卫生部报道,邱香果博士与同事盖瑞·库宾格一起研发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并在疫情爆发的非洲成功治愈病人,拯救了很多生命。很多人在2014年8月听到过美国抗埃博拉药物成功救治一位援助西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生的新闻。其实,拯救这位名叫肯特美国医生的就是邱香果博士发明的药物ZMapp。很多人将这一创举和功劳归于西方,但实际上这其实是华裔病毒学家做出的贡献。在邱香果博士当年进行的人体治疗实验中,第一批受试者中有28位已经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患参与了实验,其中25人得到了完全彻底的康复。除此之外,ZMapp药物还被发现对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防治研究有启发作用。

邱博士的主要领域是免疫学,她的研究重点是疫苗开发、暴露后治疗和埃博拉等病毒的快速诊断。目前,邱香果是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特殊病原体计划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负责人,也是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教授。邱博士的丈夫程克定也为加拿大医学部门工作多年,他发表的论文领域涉及对艾滋病、SARS等疾病的研究。为此,邱博士获得了2018年加拿大总督创新大奖,由加拿大第29任总督朱丽叶·帕耶特亲自为她颁奖。

上图左边为邱香果博士

那么,此番邱香果夫妇被情报机构带离是否是其华人身份让他们惹祸上身呢?让我们对事件进行细心甄别,就能发现其中的诸多疑点:

执行人员上,加拿大方面非常可疑。邱香果夫妇是最终被加拿大情报机构而非加拿大警方带走的,在7月8日的会议上,加拿大情报部门告诉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人员,邱香果夫妇正在“休假”一段时间,并警告邱香果夫妇的同事不得与他们联系。如此重大的新闻,在加拿大媒体方面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度。CBC电视网证实,该实验室工作的邱博士同事私下表示,由于害怕可能的报复,不敢就此事发表看法。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其次,这次加拿大情报机构除了带走邱香果夫妇外,还将他们的学生一起带走,这等于是整体带走了邱香果病毒研究团队,一次性带离如此多实验室人员,实属罕见。此外,实验室熟知内情的人士同样无人敢公开就此事发声,因为他们害怕说话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很明显,加拿大这次的行动是情报部门组织的国家行动,对邱香果工作单位员工进行集体“被休假”隔离并对其所有同事进行封口。抓捕隔离的理由是语焉不详的“违反相关条款”。

邱香果博士团队在抗埃博拉病毒广谱治疗性抗体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全世界都是利好消息,为什么加拿大政府要横加阻挠呢?背后到底是谁在主导这一切呢?

实际上,邱香果博士的埃博拉研究一直受到加拿大政府的阻挠。邱香果博士是从2005年起就开始了埃博拉病毒抗体的研究。当时她发现了8种潜在有效的抗体,这些抗体在识别和攻击埃博拉病毒方面显示出巨大的前景。到2008年,邱博士成功已经将研究范围缩小到3种有效抗体。2014-2015年间,塞拉利昂等西非国家爆发埃博拉疫情,这次爆发最终感染了28637人,造成11315人死亡,惨烈的疫情吸引了全世界的紧张关注。而就在当时全世界都在抓紧研制疫苗,时间紧、压力大的情况下,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却反其道而行之,给邱博士的部门削减了36%的预算,让埃博拉疫情的防治工作“雪上加霜”。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削减邱香果团队经费,加拿大情报机构直接将之带走“休假”,这系列行为从表面来看,是加拿大政府在出手阻止,但实际上这起事件与华为高管在加拿大被扣一样都是由美国在背后指使。这起事件是美加合作的“典范”。从华为高管被扣到邱香果夫妇背后,加拿大政府已经用行动证明自己选择站在反华阵营一边对付中国。 

现在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院重提此事,就是追查当年泄露事件。而包括英国、加拿大在内的英联邦国家获得的生化武器样本都是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和纽约普拉姆岛传播出去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位于纽约长岛附近的普拉姆岛P4生化实验室。因为美国联邦法律规定不能通过陆路运输生化病毒样本,所以英国加拿大获得的马尔堡出血热等病毒样本很多都是从普拉姆岛引进。加拿大等英联邦国家和美国的共同利益就在这里,这也是他们合作对付邱香果团队的利益基础。 

那么,美加两国为何合谋对付邱香果团队呢?这就涉及到了三个方面,一是邱香果研究的领域,其次就是邱香果在埃博拉病毒治疗方面取得的突破性进展,第三个方面就是国际合作。

首先来看邱香果博士的研究领域。包括加拿大英国在内国家的生化武器样本源头都是普拉姆岛,而普拉姆岛的创始人和生物研究计划规划者就是纳粹生化细菌战专家-埃里希・特劳布,一个狂热的纳粹法西斯分子,他是纳粹组织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运输团成员。 

美国普拉姆岛创始人特劳布研究的理论基础和重点就是,发展以埃博拉、马尔堡出血热、拉沙热等烈性人畜共患病毒为基础的生化武器。而邱香果博士,长期致力于特殊病原体致病与传播机制及疫苗和治疗性抗体的研究,尤其在埃博拉、马尔堡、拉沙热、等烈性人畜共患病的疫苗和抗体研究方面成绩突出。为此邱香果博士不惜远赴非洲亲自主持当地埃博拉抗病毒治疗。也就是说邱香果博士研制的其实是对付美国、英国、加拿大拥有的埃博拉、马尔堡、拉沙热等生化武器的解药。

其次,邱香果博士在抗埃博拉病毒治疗方面取得的卓也成就。如果邱香果博士仅仅只是研究,恐怕还不会引来加拿大和美国的打压,因为全世界研究这些病毒的医学工作者太多了,而偏偏邱香果博士是研究对付埃博拉、马尔堡、拉沙热等病毒领域的权威,邱香果博士夫妇已经成为西方埃博拉病毒以及疫苗研制的领军人物,不仅是加拿大,包括美国在内整个西方的埃博拉病毒的疫苗研制都是基于邱香果博士的研究成果。可以说整个西方在这方面都不如她一个人的成就高。 

而且在2019年1月底,邱香果博士团队在抗埃博拉病毒治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这里科普下抗埃博拉病毒治疗的方法,迄今为止,抗体治疗被认为是埃博拉病毒感染治疗的最有效疗法。对付埃博拉病毒最有效的方法是开发单克隆抗体来治愈埃博拉病毒感染者。邱香果博士发明的由3种单克隆抗体配比混合制成鸡尾酒疗法抗埃博拉药物ZMapp,在2013-2016年埃博拉疫情中应急使用,表现出了出众的治疗效果,截止到目前至少有48例埃博拉感染患者用该抗体治愈。因为一种特异性单克隆抗体只靶向单一病原的一个抗原位点,因此为了提高治疗效果邱香果博士选择了3种单克隆抗体混合配制。然而,单克隆抗体识别抗原位点的局限性使得ZMapp仅对包括2013-2016年流行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EBOV)有作用,而对苏丹型(SUDV)和本迪布焦型(BDBV)埃博拉病毒没有治疗效果。因此,研发抗埃博拉广谱治疗性抗体或药物是当前重要的科学问题。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方向除了人畜共患以外,还有一个就是通过将病毒之间相互“嫁接”然后提纯毒性,创立新的、非自然起源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新病毒,比如莱姆病毒和非典病毒。普拉姆岛的查尔斯·坎贝尔博士曾参与其“流行性感冒A病毒的病原性和预防”项目,该博士将人类流感病毒的香港变种和HHV-6A病毒中的一种结合在一起,从而分离出一种混合型、带有两种病毒特征的新型菌株,这种病毒是什么大家自己判断。

埃博拉病毒与马尔堡出血热是近亲,而美国又通过嫁接制造新病毒,病毒虽然厉害,但路径却单一。一旦邱香果博士完全治愈埃博拉病毒,那么与之同源的马尔堡出血热等生化病毒的攻克将指日可待。结果就是美国、英国、加拿大这些国家生化武器库完全报废。这是加拿大方面一直暗中阻挠甚至抓捕邱香果夫妇的重要原因。这也是对邱博士发起调查的皇家骑警方面表示,没有对邱博士等人进行正式逮捕或软禁,同时保证“加拿大人的公共卫生安全不受影响”的原因所在。保护加拿大人的公共卫生安全?恐怕是保护英美加背后见不得人的生化攻击吧!在这些人眼里,所谓的不安全,不过就是自己掌握的反人类生化武器即将失效的恐慌罢了。

第三点,国际合作。邱香果博士是加拿大国籍,其研究成果自然也隶属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只要加拿大方面封锁研究成果,相信并不会对英美加的生化武器构成巨大威胁,那为何还要进行隔离性软禁呢?因为身为华裔的邱香果博士,始终不忘用自己的研究成果为祖国生化防御做贡献。邱香果博士积极支持国内烈性病防控研究,以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为基地,先后与国内多个科研院所开展合作研究。其中,与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研究员团队积极开展烈性病原科研合作项目,完成了对我国自主创新的Ad5-EBOV疫苗在豚鼠和恒河猴体内的有效性评价,为该疫苗在塞拉利昂II期临床试验的顺利进行提供了科学支持,该疫苗目前已于2017年10月19号被中国国家食品药品检查总局(CFDA)批准,这是首个在中国获批的埃博拉疫苗,也是世界上首个获批的埃博拉疫苗,该合作取得的科研成果大大提高了我国在世界上的科研地位;此外,其多次对国内科研人员进行生物安全人员培训,为我国培训生物安全人才230余人,为提高我国烈性人畜共患病防控研究水平和生物安全防控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实际上这是在帮助中国攻陷美国建立的生化武器库。 

邱香果博士不仅无私地将自己的研究结果用于祖国烈性病研究治疗,而且让众多中国留学生参与其团队进行研究,这也是加拿大忌讳这些人比较抱团的原因所在,同时也是邱香果团队被连锅端的原因所在。抗击威胁全人类的埃博拉病毒研究符合全人类利益,这种背景下的中加学术交流,在口口声声倡导自由、博爱的加拿大,是没有办法公开阻止的,惯于使阴招的加拿大最终用了这种见不得光的方法将邱香果团队隔离。加拿大找不到任何理由合法实施隔离,就只能用有巨大操作空间的“违反相关条款”作为借口,根据后续事情发展的动态评估,他们可以说邱香果团队与有中国军方背景的陈薇团队合作,也可以说在生化操作中违规操作,甚至可以让大家认为这是简单的报复中国。国内很多媒体以邱香果博士是加拿大国籍为由,嘲讽加拿大带走自己人来报复中国很可笑,这种看法既不知道邱香果博士一直在帮助中国,也不知道加拿大带走她的深层原因,非常浅薄、无知。所以,加拿大带走邱香果团队等于是直接掐断了中国研制埃博拉病毒的外援。

邱香果团队研究埃博拉病毒已经很长时间了,取得研究突破也是在今年1月底,那么,为什么美国和加拿大会选在7月14这天才公布情报部门带离消息呢? 

在2018年5月爆发的刚果金埃博拉疫情中,邱香果团队研制的抗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被广泛使用。在2018年刚果金埃博拉疫情中,该疫苗已被使用4万人份,为阻止埃博拉疫情蔓延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这种疫苗并没有完全阻止埃博拉疫情向周围国家扩大。人民日报报道,经刚果金卫生部7月14日确认,该国东部城市戈马出现首例埃博拉病例。戈马市人口密集,且位于刚果金与卢旺达交界处,外界担忧此次报告的疫情会向周边国家扩散。去年8月开始,刚果金暴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最新数据显示,此次疫情确诊和疑似病例已接近2500例,已造成1600多人死亡。7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非洲国家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目前已成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2014年7月爆发埃博拉病毒疫情的西非三个国家,其爆发原点就在美国设在塞拉利昂的凯内马生化武器实验室。

为什么已经研制出来的埃博拉疫苗没有完全遏制这次刚果金疫情呢?这个文章前面已经说过,单克隆抗体识别抗原位点的局限性使得邱香果博士研制的ZMapp仅对包括2014-2016年流行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EBOV)有作用,而对苏丹型(SUDV)和本迪布焦型(BDBV)埃博拉病毒没有治疗效果。而邱香果团队已经在今年一月底取得重大突破,邱香果教授团队与另一美国科研团队合作,开发了另外两株可以中和所有埃博拉病毒的单克隆抗体FVM04和CA45。在此基础上,邱香果博士团队发明出了目前能够对抗几乎所有已知埃博拉病毒的新药MBP134。

不出所料,邱香果团队在被加拿大带走之前应该已经准备开始进行这种新药的临床实验,取得突破指日可待,通过国际交流中国也一定会同步研制出对抗全系埃博拉病毒的新药。而7月14号正好是刚果金埃博拉病毒向周围的卢旺达、乌干达等国家扩散的时间节点,这个时间点同时也是中国援助刚果金攻克新型埃博拉病毒的紧要关头,这也是中方与邱香果博士密切交换成果、共同完成新药研制的关键时刻,美国在这个时候除掉邱香果博士和他的学生组成团队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了。

要知道研制埃博拉病毒必须在P4生化实验室才能够完成,除了中国武汉东湖边的隶属于中科院病毒所的P4生化实验室,全球剩余的P4生化实验室全部掌握在西方犹太资本集团手中,离开了加拿大的P4生化实验室,邱香果团队要想继续研制就只能前往中国武汉。现在隔离邱香果团队,又不允许其同事与之联系这样等于禁了邱香果的足、封了邱香果的口,扣留其研究团队的中国留学生更是为了防止其团队和研究成果转移到中国。在这个时候美加合谋带走邱香果团队整体,就是要阻止中国研制出抵抗全系埃博拉病毒的新药。他们认为失去了邱香果团队这个强大外援,中国在西非地区的抗埃博拉病毒研究一定会停滞不前。

前面说过非典和埃博拉病毒都是美国在生化实验室人工制造出来的,作为受害者,长期以来中国在扑灭这些生化病毒作战的第一线,已经成为美国在全球的生化战对手。2003年中国成功借助中医理论扑灭非典疫情,这是中美第一次生化交锋,中国获胜;2015年包括陈薇团队在内的中国援非医疗行动成功扑灭西非地区埃博拉疫情,这是中美第二次生化战交锋,中国获胜;2018年 5月16日,刚果金卫生部证实,该国西南部城市姆班达卡发现首起城市埃博拉病例,2018年5月23日,中国派遣第18批援刚果金医疗队前往刚果埃博拉疫区,中美第三次生化战交锋正式开始。美国认为只要他们隔离邱香果团队就可以打掉中国研制埃博拉新疫苗的最大外援并操纵这波疫情,打赢中美第三轮生化战。现在带走邱香果博士也说明,美国在这场生化战中没有必胜把握,只能通过官方介入的作弊手段获胜。

需要指出的是,刚果金卫生部在7月14号依旧反对将刚果金埃博亚疫情定义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刚果金的自信来自于对中国抗埃博拉病毒团队的信心,但邱香果团队被加拿大情报机构隔离以后,世界卫生组织迅速宣布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已成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那么,美国千方百计阻止中国攻克埃博拉病毒到底有什么深层次战略目的呢?

1、直接利益。报道称,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首批8000支埃博拉疫苗在2018年5月16日已运至首都金沙萨,这些疫苗已经投入使用,该疫苗由美国默克实验室(Merck)研发,但一直未经法律认可。从效果上看,自然是不理想的,不然病毒也不会越扩越大。邱香果博士团队发明出了目前能够对抗几乎所有已知埃博拉病毒的新药MBP134,新药的基础是其团队与另一美国科研团队合作,开发了另外两株可以中和所有埃博拉病毒的单克隆抗体FVM04和CA45。现在新药样本被封存在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原理也被美国团队掌握,不出所料,美国很快将在邱果香博士的研究基础上研制出新的抗埃博亚疫苗。而这个成果自然会落到默克制药等犹太资本集团控制的跨国宜药集团手中。犹太医药公司将疫苗投入市场自然获利不菲,而在西非地区,谁能够掌握埃博拉疫苗,谁将成为他们的救世主。直接攫取邱果香博士的研究成果,垄断全球抗埃博亚疫苗,等于增强美国在非洲地区影响力。

2、看下埃博拉疫情突然大规模爆发的时间和地点,就知道美国放纵埃博拉在非洲蔓延要达到什么肮脏目的。2018年3月21号,非洲自贸区协议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签署,定于2018年5月30号正式启动,2018年5月16日,也就是非洲自贸区启动前半个月,刚果金西南部城市姆班达卡发现首起城市埃博拉病例;2019年7月9号,据新华社报道第12届非洲联盟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正式宣布非洲大陆自贸区成立。8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非洲国家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目前已成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病毒开始向邻国扩散。五年前的2014年8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埃博拉病毒全面在西非扩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巧合?

从这个时间节点就能够看出,制造埃博拉病毒的美国总是能够在非洲自贸区建设的关键时间节点释放埃博拉病毒出来作孽。而从2014年到现在,所有埃博拉病毒爆发地点都位于西非赤道地区。2018年5月爆发埃博拉疫情的刚果金更位于非洲中部天元位置,从这里可以向非洲各个地区辐射。现在病毒从刚果金向周围国家蔓延,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控制,那么非洲自贸区建设进程将被彻底搅黄。

上图为刚果金地图,红点为英加水电站所在地,刚果金不仅位于非洲中心位置,而且是非洲能源的中心位置,同时也是非洲资源的中心位置。

3、从地图上看,刚果金正好也位于中国经营的非洲经济建设范围的中心地区。中国目前在非洲地区的投资是非常广泛而巨大的。非洲自贸区一旦建成不仅有利于非洲地区经济发展,取消内部关税壁垒以后,等于将中国在非洲各个地区发展起来的分散市场连为一个整体,像东盟自贸区一样,将来非洲自贸区建立以后,就能够像中国-东盟自贸区一样建立中国-非洲自贸区。中国-东盟自贸区建立以后,东盟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在中美贸易摩擦下,未来如果中非自贸区建立,那么中美贸易在中国对外贸易中占比将进一步下降,中国外贸市场的战略纵深将更加广阔。

资源上看,非洲对中国的重要性与中东一样,如果考虑未来新能源突破的话,非洲对中国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中东,因为新能源比如核聚变商用一旦突破,中东石油天然气地位必然下降,但是中国引领第四次科技革命所需的大宗产品,比如铝土矿、锰、铀、铜等稀有金属的依赖必然上升,而这些稀有金属都是中国极其短缺的,同时这些稀有金属英美国家同样没有非洲多,更别说开采成本高。这些年,除了葛洲坝集团等国有企业,像很多民营企业也大规模投资西非地区,比如山东魏桥集团就拿下了几内亚全球最大的铝土矿。

那么,美国如何才能阻止中非自贸区建设和与中国夺取大宗定价权呢?从电力上下手。非洲资源虽然丰富,但是基础设施落后特别是电力极其紧缺。电力反过来限制了高耗电的采矿业的发展,限制了当地经济发展。中国魏桥集团从几内亚开采的铝土矿都是运回山东国内加工的。而刚果金目前正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英加水电站。中国三峡集团参与工程建设,预计该水电站将与2020年建成,其装机容量将是三峡的三倍。一旦投产,中国在广大非洲的能源开采将全面加速,非洲人民也将借此过上好日子。法国《回声报》2014年9月16号发表题为《非洲要建世界上最大水电站》的文章称,刚果金将在刚果河上的英加大坝建设工程将于2015年10月开始,消息发出后后埃博拉传入刚果金。人畜共患的烈性病毒能够严重打击经济活性,关于这一点,中国在2003年的非典中已经见识过了。非典爆发后,中国制造业活性随之下降。更何况中国还有基础公共卫生系统,非洲却什么都没有,而且他们面对的是致死率比非典更高的埃博拉,门儿都出不去了,更别说与中国合作开发非洲当地矿产资源了。 

所以美国制造散布埃博拉病毒、阻止邱香果团队帮助中国研制新埃博拉疫苗,无非都是为了阻止中国与非洲经济合作,保住石油为首的大宗产品定价权。目前美国在中东已经不占优势,中国势力范围已经延伸到地中海东岸,一旦冲破埃及,通过跨撒哈拉大铁路进入西非和大西洋沿岸的安哥拉,那么中国将建设从中国内蒙临河直到安哥拉的洲际铁路。一带一路将直接穿越中东进入非洲地区,将欧亚非连为一体,美国还有什么出路?目前美国狗急跳墙,不仅在翔港策动颜色革命,还将姜毒这些臭鱼烂虾拉出来恶心中国,现在更为了对付中国而故意阻挡中国研制抗埃博拉新药,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在非洲有大量中国人存在,除非洲人外中国人是被感染机率最高的,而非典首先爆发于美国,最终却传入中国。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希望美国记住这句话。

那么,对付埃博拉病毒及其传染扩散,中国就没有好的办法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中国是中医的祖地,对付生化病毒理论渊源流长。2003年中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扑灭非典疫情,靠的就是中医手法和理论。公元1643年,中医吴又可在长期抗瘟疫实践中总结经验,完成了不朽名著《瘟疫论》,领先世界200年开创性提出了病毒传染病学研究之先河。他提出了瘟疫传染病是由一种不可见的疠气所导致,由口鼻而入。吴又可提出了新的传染病病原观点已被现代医学、微生物学所证实。其理论奠定了中医治疗传染病的理论基础,书中所记载的经方“达原饮”被用于治疗非典,并收到了奇效。《瘟疫论》中提到大黄的妙用同样在治疗禽流感上发挥重要作用。

其次,以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研究员为首团队,之前在抗击塞拉利昂埃博拉病毒战中已经取得了卓越成就。他们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主要还是依靠自身钻研。而在这方面,中国人天生有着强大的优势,邱香果博士是从2005年起就开始了埃博拉病毒抗体的研究,受到加拿大打压也从未停止,而邱香果博士采用的鸡尾酒疗法是由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在1996年发明的。2018年11月26号,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发明名称是“一种治疗HIV(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体的重组基因构建及其应用”并获得发明专利证书。这是全球首个“应用CAR-T免疫细胞治疗艾滋病”的发明专利,可以完全清除HIV病毒。

邱香果、陈薇这两位东西方埃博拉病毒疫苗研制领军人物都是华人,何大一、张同存、顾潮江等等跻身国际抗病毒治疗一线的卓越人才,他们同样也是华人。所以面对西方生化武器不断发展,中国根本不需要妄自菲薄。有这么优秀的人才和理论,又怎么可能攻克不了埃博拉病毒呢?

除这些华人精英外,小编还要感谢那些为国际艾滋病、埃博拉等病毒防治做出卓越贡献的国际人士,他们与制造恶魔病毒的犹太资本集团勇敢斗争直至付出生命,他们包括2014年7月17号被乌克兰防空部队击落的MH17航班上的前世界艾滋病协会主席乔普・兰戈及其同伴杰奎琳·凡·林,以及准备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揭露美国制造埃博拉病毒的世卫组织前发言人格伦・托马斯等108名世界抗艾滋病专家及其家属。

本文为作者辛苦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剽窃抄袭必将追究到底,勿谓言之不预!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新世纪的金融海盗已经准备弃船上岸,让我们站在国家的旗帜下与其殊死搏杀。